周广仁先生谈钢琴弹奏法:手型,触键,重量弹奏法

摘要

周广仁

钢琴奶爸提示:   本文无分页



周广仁先生,我最敬重的中国钢琴教育家之一。先生不但师德崇高,并且谦虚好学。读她的文章,没有造作的词汇,和高妙的论述,就像一位慈爱的长者在与你亲切交谈。
 
这本《周广仁钢琴教学艺术》我研读了多次,精彩的章节很多,好比“论声音的看法与触键要领”、“基础、能力、修养”、“关于钢琴基础教学的论述”、“和青年教师的一次谈话”等等。我当年做了不少念书条记。
 
因为最近看到了论坛里的朋友们对钢琴技术“新旧”要领的热烈争论,所以想到找一些和这个问题相关的资料,供大家参考。其实,先生在书中也坦然认可,自已对弹奏要领的摸索也经历了一个过程,从“单纯地手指用力,手臂紧张”到“利用手臂重量”弹奏法,最后总结出用最不费力的方法,反而能弹出最美的声音。另外,书中对我国钢琴弹奏要领的展和演变过程(从高抬指快下键,到运用重量弹法的转变),也有简要的介绍。感兴趣的朋友,可以找来原著研读。
 
原文选摘:
 
过去许多教科书中强调奏琴的姿势和手型,特别是对初学者先要定端正。但如果是教条式地看待这些划定,就会把人束缚住。我们教小孩子,手掌要拱起来,手指要弯曲,有的老师比喻成握一个球似的,结果我看到有一些孩子以为任何时候都要摆一个漂亮的手型。………当年我们都是这样学的,据说这样的手型对训练手指独立性和力量有益。正是这种看法造成了许多人奏琴手臂紧张,其实这种弹奏法早已被更自然松弛的要领取代了。
 
现代演奏家接纳自然手型,整个手型也放得更平一些,将手指作为一个从手臂得手的整体来触键。奏琴用力并不但靠手指自己的力量,还有重量的配合。敌手腕的作品认识也有一个过程,最老的要领是,弹奏时,手腕不许动,甚至有人为了检查手腕是否平稳, 练琴时在手腕上放一枚钱币。这种陈腐的教学要领早已被新的理论推翻了。“重量学说”认为,手腕在手臂与手之间起调节作用,手腕应该是有弹性的,不但可以上下浮动,还可以有左右的行动。为了能够直接地达自然重量,现在一般手腕的位置比过去的要领要高些,要使从肩膀道手指之间形成一条直线,手臂重量能够通常地到指尖上,而不在手腕部位卡主。实际上,在演奏的过程中,一切手段都要凭据乐曲的需要而定。
 
总之,不能把初学阶段的划定视为清规戒律,一成稳定,更不能把一些过时的,落后的要领死抱住不放。
 
利用手臂重量的弹奏法是最自然和放松的要领。这种弹奏法的特征是,手指紧靠在键上,尽量保持和键盘最小的距离,手腕和手臂都是放松的,从肩膀得手掌的最高部位形成一条线,手臂的重量支撑在指尖上。用这种要领演奏,产生最小的疲劳和消耗,声音圆润。与此相反的老要领,即车尔尼时代的高抬指敲击式弹奏要领,总是不可制止地使肌肉疲劳,手臂紧张,并产生生硬的声音。所以说,放松不是一个外在的行动问题,而是一个内在的感觉。
 
我常想,作为老师,我们需要不绝地更新知识,要活到老学到老,不然就会落伍和误人子弟。如果我们多注意听听,看看,就会现,世界现代钢琴演奏,在声音看法和弹奏要领上有了很大的变革,在音色变革、声音条理方面要求越来越高,触键要领也随之越来越多样,越细腻。在这些方面,我们还有很多要学的。
 
——节选自《周广仁钢琴教学艺术》中央音乐学院出书社,2007年第32-36页


钢琴奶爸提示:   本文无分页

目前评论:0 条

表评论